骨哥

【蔺靖】【ABO】家有孕夫(上)

夭寿了!揣娃了!先帝景琰涨!奶!了!【所以说阁主你此时不揉更待何时

一只鸽子的深夜食堂:

小甜饼,论蔺小包子是怎么上线的。


今天的文风也是很崩坏呢~


——————————


 


萧景琰这几天心情很浮躁,天天去打木头桩子。倒不是为了别的,纯粹的欲求不满。雨露期过后,蔺晨说过一段时间才可以诊出有没有一击即中,而且前三个月不稳定,为了孩子尽量不要同房。


生理知识一向缺乏的他听到这里瞬间蒙掉。早就习惯了蔺晨夜夜和自己腻在一起,何况这几天这么激烈已经进入最佳状态,刚要开始放开就被喊卡,这就好比在那什么来临之际戛然而止的感觉,一千个不爽。


说完蔺大阁主也沉默了,这个和用刑折磨有什么两样嘛,十月怀胎一眼望不到头,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几天就和牛郎织女似的相望不相亲,做什么都悲春伤秋的,浑身散发着酸腐的气息。白天还好就拼命忙一下,毕竟最近阁里要准备今年榜单的事情,可一到了晚上,并肩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痒的和什么似的,看得到吃不到,连抱在一起睡都得小心。


倒不是不可以用手解决,可是蔺晨这家伙每次弄出来的时间特别久,常常手都酸了,而且发起情来信息素都扑脸,简直在喂萧景琰喝情丝绕。


他自己被手侍弄的时候,越弄身体里面越空虚,下边湿的一塌糊涂却没法满足,有的时候前面都出不来,还要用手指小心翼翼的插到后边去才能释放。这点小动作对于一个欲火焚身的坤泽来讲简直是杯水车薪,惹的人更加烦躁。


蔺晨还算有几分定力,有一晚差点提枪就上了,硬是生生忍住了,于是后半夜一直思量着需不需要给他俩各弄条铁裤衩。


有天晚上实在忍不住了,两个人在床上抱着像煮水饺一样滚来滚去,眼看着小蔺晨精神起来的样子,萧景琰赶他去隔壁书房睡觉,蔺晨不管不顾的还在那上下摸索,萧景琰狠了狠心,闭着眼一脚把他踹飞。天天打桩升级的萧景琰武力值依然,抛物线运动后臀部着地的蔺阁主惨叫一声,响彻后山。


后来只住了一天就回来了,说是没人给屁股上药,不方便。


回来就回来吧,他去书房那天晚上萧景琰也没睡着,蔺晨抱起来的手感很好,不抱着很不习惯,容易失眠。


才半个月,两个人眼睛下面就挂起了乌眼青,阁内弟子都吓了一跳,这几天又是半夜惨叫又是生闷气打桩的,还以为他俩闹什么别扭,偷偷往阁主的案头三天两头放一些什么暖情香,壮X粉,XX图,还一副很懂的表情,弄的人哭笑不得。


大师兄发现厨房开始只做性质温平的药膳,会心一笑讳莫如深的样子,阻止了这些瞎折腾的小毛孩子。


日子在鸡飞狗跳中稳定下来。


萧景琰又发现了新的乐趣,琅琊阁的情报网打开了他新世界的大门,无数条消息涌了进来,归类整理联系,仿佛在对这个扑朔迷离的世界孜孜不倦的解谜,天天泡在卷宗里。


除了日常给母亲写信问安之外,还要看一下四境是否稳定,看看梅宗主在江湖上的八卦,将竹简上的古法兵书用书本抄好,连着让买的一大堆山东土特产,打包送到长林军驻地战英那里去。


就连很少去的鸽舍,也绕常常远路过去喂喂鸽子,每次都对着蔺晨心爱的肥鸽子絮叨两句。转移注意力大法好啊。


其实琅琊阁在他来了之后明里暗里都收敛许多,几乎只理江湖事,蔺晨不愧是做事情效率高的人,回来折腾几天就已经搞定今年的大头工作。(因为晚上免去了许多体力活呀


热乎乎的榜单一出来,梅长苏满意的看着自己仍然稳坐公子榜首的位置,人前臭屁得不得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一个单身王老五独自守着家大业大又没人敢来逼婚的感觉实在寂寞。童年的铁三角已经成亲了两个,在拉高了自己的择偶标准后功成身退。


这几年江左境内又兴起一个叫做海砂帮的,来势汹汹嚣张得很,江湖上放出话来要取江左盟而代之,明面上是对他不服,实际是前些年东海战败后混入中原的番邦人,会些忍术,前些年灰头土脸还知道老实的生活,摸清这里之后又开始起异心。


如果是以往,梅宗主要么不理,等你自己上门来送;要么就干脆悄无声息解决掉这颗毒瘤,连个正面对决的机会都不给。可这几天他心情复杂得很,一时拿捏不下,知道东海人爱干净,就吩咐了人天天往海砂帮的院子里扔臭豆腐蛋。


倒霉了海砂帮的弟兄,抓不到这些神出鬼没的轻功高手,天天怎么洗澡都是臭烘烘的,实在不好意思再出门叫嚣,个个萎了下来。


梅长苏瞧了一阵子好戏,又开始无聊起来,声情并茂的写了一封信寄去琅琊山,说是想吃山东煎饼了,要去小住。


蔺晨早餐的时候收到信,看着这个措辞起了好几层鸡皮疙瘩,念着念着萧景琰就冲到旁边一阵反胃欲呕。


蔺晨举着信:“你看,我也觉得写的太肉麻了,什么嘛。”


然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与对视之中。


蔺晨立刻飞扑了上去,抓起萧景琰的手腕细细诊断,等待的每一秒两个人都心跳如擂鼓,忽然面色一喜就把萧景琰腾空抱起,“景琰,你已经有一个半月的身孕了,我们有孩子啦!”


抱着就开始转圈,萧景琰也搂着他笑,看他傻乐的样子,情不自禁就吻了上去,这下天雷勾地火,蔺晨马上掌握了主动权,巧舌探入与他深吻,萧景琰只觉得蔺晨下边顶着自己,便喘息着推开了他,示意放自己下来。蔺晨泪眼汪汪不舍啊,稳稳的将他放在地上,又在额头上亲了亲。


吃完早饭后又为萧景琰诊了一下,胎儿脉象十分平稳,就开了一些安胎的方子与药膳的清单吩咐下去。


两个人心情大好,蔺晨给静太妃捎完好消息,又给梅长苏声情并茂的写了封回信,大意就是长苏你个小没良心的快点来干活,景琰怀了身孕我得专心照顾他云云。


可巧,梅长苏在晚饭的时候这只肥鸽子就撞进来,还满屋子溜达,被飞流一把抓住,梅长苏展信一看,又揉了揉眼睛,写的是景琰没错,写的是怀孕没错。


噌的一下站起来,“黎刚,今晚就收拾好行李,明天一早随我去琅琊山!”


黎刚急忙跟着站起来,“宗主怎么这么着急,那边是出什么事了吗?”


出人命了!梅长苏在内心咆哮。


 


——————————


恩说好的孕期play我还在找手感


不知道小污婆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快来给我留言(一起上景琰!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