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哥

二十四小时

我就喜欢这种强行HE的大大

小井321:

二十四小时


 


补档一下之前的文


 


注:一切都是我根据队三预告脑补的,尤其是关于盔甲的部分,感谢千妲娜帮我一起想了怎么胡扯。


 


 


一个小时前


 


“反应堆!Bucky!那是他的动力源!”Steve大叫道,他收回自己的盾牌,挡住盔甲发射的一炮,顺势滚到了一边,他腰上的伤虽然经过了再生舱的治疗,但还是让他的行动没那么灵活了。


 


Bucky迅速地反应过来,他跳起来蹬在墙壁上,借着力道撞向血边盔甲,抓住盔甲上的反应堆用力一扯,电线断裂的声音在他耳边清晰地响起,紧接着血边的机体内像发出一声叹息一般,“咔”地一声,传出停止运行的声音。


 


Bucky把拔出的反应堆扔到地上,和Steve交换了个默契的眼神。


 


“干得不错。”


 


 


十个小时前


 


“我迫不及待地想给你介绍我的新盔甲。”Tony打开地下室的门。


 


“我猜如果你用炫耀这个词会更合适。”Steve耸耸肩,说。


 


“他有个酷毙了的名字,”Tony说,“血边。纳米和生物科技的新结合品。”他带Steve来到盔甲的存放处,朝Steve展示玻璃柜里闪着冷酷红光的新玩具,一脸自豪地。


 


“它看上去……”Steve小心翼翼地选择着措辞,“和之前的Mark系列盔甲没什么特别大的差别。”


 


Tony毫不犹豫地翻了个白眼,露出一副“我就料到”的表情,“你知道有不少科学家希望能够将人类基因和动物基因组合在一起,来改善人类基因。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在身体里加入‘盔甲基因’就容易多了。”他转过手臂,给Steve看自己皮肤上的小伤口,“很久以前我就能通过自身召唤盔甲,现在,更进一步,我准备把血边盔甲直接注入到我的身体里。当我想让盔甲出现的时候,Friday会控制盔甲,让它覆盖我的全身。”


 


“Tony,”Steve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你有和——”


 


“别说教。”Tony打断他,“我当然有和人商量过!Friday,还有Dummy都觉得这是个赞透了的主意,能大大提升我们,我的战斗力。”


 


Steve皱起眉,有时候他真希望Bruce还在这,至少博士能搞懂Tony的新发明的危险程度究竟是几级,他还想再强调几句,但Tony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因此最后Steve叹了口气,“我希望这是没有危险的,Tony。”


 


“我保证。”Tony说,“这就是我邀请你来参观我的新盔甲的原因之一,虽然Friday计算过出现排异反应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点三,但万一,那零点零一三的几率,我在盔甲植入的过程中突然浑身冒血,或者干脆昏过去了,”他在Steve的肱二头肌上拍了拍,玩笑般地讲,“就得靠你把我背到治疗仓里了。”


 


他朝Steve露出一个充满信任的微笑。


 


 


九个小时前


 


“Boss,我不建议你饮用太多的酒类饮品,”Friday提醒道,“这会降低你的血液浓度,两个小时后在Rogers先生看护下的盔甲植入的风险则会相应上升。”


 


“你什么时候变得和Steve一样谨慎又啰嗦了?”Tony抱怨道,“我要把你的使用权利从Steve那拿回来。”


 


“嘿,我听得到。”Steve说,他坐到Tony身边,把手里的汽水和Tony面前的酒杯换了换,“你应该听Friday的建议。”


 


“看,这就是毫无隐私可言的通讯线路缺点之一。”Tony不高兴地把汽水推远,“Jarvis就不会这样。”


 


“Jarvis也会一样监测你血液中酒精浓度的。”Steve说,他岔开了这个话题,“Friday做得很不错,多亏她能躲开神盾的监控,Bucky才能回来。”


 


“那家伙现在怎样?”提到Bucky,Tony打起了点精神来,他在实验室里连续工作了不短的时间,现在又立刻来参加这个不久前由他亲自发起的庆功派对,他发誓他需要酒精和咖啡来保持站立的姿势。


 


“很安全。”Steve压低声音说道,“他让我向你道谢。”


 


“不客气。”Tony说,“我打赌没过多久,神盾和联合国的那帮老头就会忘了这事,然后你的好朋友就能光明正大地来到现实世界了——欢迎他!”他做了个手势,“我希望他也会喜欢这样的派对。”


 


“事实上,他今天也来了。”Steve望向大厅的一个角落,“我不太放心留他一个人待着。”


 


 


二十二小时前


 


“操,”Tony气喘吁吁的声音通过Friday架设的私人通讯通道传到Steve的耳机里,“有个野人一样的家伙在攻击我,他简直是头熊。我希望Friday的定位没有出错,不然我可白挨了不少揍。”


 


“你没受伤吧?”Steve关切地问。


 


“我的盔甲被他扒下来一块,”Tony骂道,“这太糟糕了,等我回去后得加紧研究出能再生的盔甲,就算是Hulk也扯不下来的那种——操,他又来了——”


 


通讯断了几秒,又重新连接上。


 


“我抢来了他的枪,”Tony说,“重极了。我看看,是九头蛇科技,哈!”他嘲笑道,“他们永远别想制造出又轻便又高效的武器。Friday,连接视觉神经,让cap也看看这糟糕的技术。”


 


Steve的右眼视野闪了下,出现了画面。他还不能很好地习惯这种视野共享的作战方式,因此楞了会儿才看清楚。


 


“这是Bucky的枪——”他叫出声,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二十小时前


 


“他绝对需要一些清洁。”Tony说,“你给我的照片和真人差距太大了,他至少需要两次理发我才可能认出来。”Tony朝Bucky说,“抱歉朝你开了那么多炮。”


 


Bucky转向Steve,“我记得你……你在鞋子里塞过报纸。”他又转向Tony,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现在的人也依旧这么做?”


 


“他比之前清醒了不少。”Steve说。


 


“也许就是我那几炮的功劳?”Tony磨着牙,恶狠狠地说,他抬起手臂,对准Bucky的脑袋,“我觉得再来几下,他说不定就能想起所有的事情了。”


 


Bucky也瞪向他,他看上去随时准备攻击谁的样子,但Tony把他的枪收走了,而他的另一只手臂被拷在一个奇怪的装置里无法挣脱开,所以Bucky维持着警惕的状态看着Tony。


 


“放轻松,Bucky,”Steve说,“Tony是我们的朋友,他和我们站一边。他会帮你把你手上的东西解下来的。”


 


“嘿,我还没答应过这种事。”Tony说。


 


 


二十四小时前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Steve把他的餐盘放到Tony的桌上,挨着Tony坐下。


 


“赞,我喜欢谈话。”Tony边说边往嘴里塞了口莴笋,“关于什么的话题?”


 


“呃,关于——”Steve犹豫着,他有些不安地玩着蔬菜汁杯子里的吸管,把吸管捏得扁扁的,Tony想象着那根吸管是自己的脑袋,他突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如果是关于我把你的制服加入了浇灌装置,”Tony咽了口口水,“或者我撬下来一小块你的盾牌边,我发誓真的只是一小块,你甚至不会注意到那有个缺口,我是想研究看看能不能在你的制服里也加入振金,就像黑豹那家伙一样——虽然我只成功地加入了浇灌装置——”


 


“TONY!”Steve制止了Tony继续说下去的行为,他努力克制不让自己的表情在听完Tony的话后变得扭曲,“不是关于这些的事情。”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来,他在心里想,就算Tony做这些会让他生气的事情,他还是该死地想和Tony谈谈,关于“——关于我们两个的关系,我想和你谈谈这个。”


 


Tony往后缩了缩,“哇哦。”他说,挑挑眉毛,“你是在生气?”他为自己辩解道,“我会把那块振金融回去的。灌溉装置其实很环保。美国队长热爱环保事业是个不错的卖点——我们还是好兄弟,不是么?”


 


他用手肘顶了一下Steve。


 


Steve决定不再说废话,“Tony,我是想说——我很感谢你又重新回到复仇者的队伍里,”



“不客气。”Tony插嘴道,“毕竟我是唯一一个通情达理而非冥顽不灵、肯帮你一起去救你的好朋友的家伙。”


 


Steve露出一个“如果你再插嘴我就对你不客气了”的表情,Tony拉上了嘴上的拉链。



“我以为我们不会再有联系了,”Steve继续说,“在奥创事件后,但你又回来,而且是为了我——为了帮我,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有可能——”他开始结结巴巴地讲着,视线黏在Tony的脸上,“我们——”


 


“Boss,定位到您和Rogers先生给我的追踪信号在马德里南部。”Friday的声音在他们两的耳机里响起。


 


 


二十三小时前


 


“你会把Bucky的消息告诉别人么?”Steve问。



“当然不——如果Friday不算第三个人的话,”Tony说,“只有我和你。”他拉近自己和Steve的距离,“你当然可以完全地信任我——就像我也信任你一样。”


 


Steve努力不让自己的脸变得太红,和Tony谈谈的念头在他的脑子里又滚了一遍。


 


 


八个小时前


 


“事实上,他今天也来了。”Steve望向大厅的一个角落,“我不太放心留他一个人待着。”


 


Tony做了个鬼脸,“你在担心什么?他简直就是一台会走路的战斗机器,如果有人想伤害他,他绝对会扯下对方的胳膊的。”


 


“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Steve叹气道,“我担心他会逃走伤到别人。”


 


“我看过神盾的报道。”Tony点点头,“他做过的那些事情足够他进十回监狱了。老实说,我并不觉得你能看住他——如果他真心想走的话。”


 


Steve没有接话。


 


“我可以做保证,不让他落到什么该死的古怪人体实验室里,还可以帮他做条新的手臂,等Bruce回来了我们还能一起解决他的洗脑问题。”Tony晃晃杯子,“也可以尽最大限度地保护他的安全。而且我已经替他的手臂做了临时处理,Friday连接了他手臂里的神经系统,替他清除了九头蛇的一些科技残留。”


 


Steve看向他,他应该说一句谢谢,可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哽在喉咙口。


 


“别太担心你的朋友。”Tony说,“但成年人得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他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又说,“现在Friday会对他负责的。”


 


Steve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让场面不至于太过沉重,但Tony迅速转移了话题。他给自己又弄了杯酒,“你之前想和我谈什么?在我们赶去马德里前。”


 


“呃,我想和你说,我——小心!”


 


Steve猛地扑倒了Tony,他用自己的背牢牢地护住Tony,吧台上的碎玻璃落下来砸到他的背上。


 


他们刚才站着谈话的地方被轰穿了一个大洞,Tony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他的血边盔甲缓缓地从那里上升,掌心镭射炮的发射口对准了自己的额头。


 


 


七个小时前


 


Steve差点以为自己死定了,他的背上扎进了不少玻璃,腰部的状况尤其糟糕,吧台的玻璃桌子碎了一个角,直直地插进了他的侧腰里,他疼得都无法直接站起来,整个人压在Tony的身上,他们两个都无法快速地恢复行动,Tony在刚才短暂的混乱中似乎扭到了脚踝,现在眉头紧紧地皱着。


 


好在Bucky及时冲了过来,感谢上帝,这台战争机器抄过Steve的盾牌挡在他们身前,血边的发射经过盾牌的反射打到了另一个方向,砸坏了一整排Tony的红酒收藏。


 


而Tony趁这个机会站起来,他抓起一块尖锐的碎玻璃,跳到了盔甲身上,把玻璃插进血边盔甲脖子处的接口。盔甲向后推进试图把Tony撞进后头的墙里,但Tony牢牢地夹住了它的脑袋,把它整个都换了个方向,下一秒,血边带着Tony摔出了窗台。


 


“Tony——”


 


等Steve冲到窗台往外看的时候,血边已经带着Tony飞远了。


 


“你需要医生。”Bucky把他从窗台上拉回来,“你流了好多血。”


 


“该死,”Steve骂了一句,Bucky新奇地看着他,似乎很惊讶他的旧友学会了说脏话,“我们必须先找回Tony——Friday,Friday?拨通Tony!”


 


“但那不是他的盔甲么?”Bucky问,他突然回头,瞳孔紧缩。


 


“举起手来——FBI——”


 


几十把枪对准了他。


 


 


六个小时前


 


“该死,我呼叫不到Tony。”Steve焦急地说,他的额头上都是汗,整个人显得十分的狼狈,“Friday?Friday?帮我联上Tony,Friday?!”


 


“我的手臂……”Bucky说,刚才的逃亡让他的呼吸有些不稳,尽管他的眼神还是非常冷漠,但其中透出些愧疚的意思,“里面有植入感染电脑的病毒。”


 


Steve的视线扫过他,他还在不断地呼叫Friday,试图重新通过他和Tony的私人通讯通道联系上Tony。


 


“我猜这种病毒,有可能感染了你说的Friday。”Bucky说,“如果她就是那个检查了我手臂的家伙。”


 


“——”


 


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Bucky手臂里的病毒感染了Friday,然后Friday控制了血边盔甲。不知道为什么,Steve松了口气。


 


不是Tony。


 


 


 


一个小时前


 


“反应堆!Bucky!那是他的动力源!”Steve大叫道,他收回自己的盾牌,挡住盔甲发射的一炮,顺势滚到了一边。


 


Bucky迅速地反应过来,他跳起来蹬在墙壁上,借着力道撞向血边盔甲,抓住盔甲上的反应堆用力一扯,电线断裂的声音在他耳边清晰地响起,紧接着血边的机体内像发出一声叹息一般,“咔”地一声,传出停止运行的声音。


 


Bucky把拔出的反应堆扔到地上,和Steve交换了个默契的眼神。


 


天花板突然发出一声巨响。有人在上头轰出来一个大洞,一台mark型号的盔甲(或者是别的什么型号,Steve始终没有分清他们过)缓缓地降下来。


 


“干得不错。”面板升起,露出Tony的脸,他说。


 


他有些不稳地降落在Steve身边,手搭在Steve的肩上和他互相搀扶,Steve一回头就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和眼睛上的淤青,他忍不住给了Tony一个紧紧的拥抱。


 


 


此刻


 


Steve躺在再生舱里,温暖的再生液包裹着他,修补着他腰上的伤口。


 


Tony躺在他旁边的再生舱里休息。Steve回头去看他,Tony闭着眼,呼吸平稳,看上去陷入了睡眠中。再生舱里有加入一定的催眠气体,帮助缓解痛感,但四倍抵抗力让Steve还是保持住了清醒。


 


这绝对是再混乱不过的二十四小时,他本来准备和Tony谈谈,谈谈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如何让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然而二十四小时过去了,在找回了Bucky、制止了暴走的血边盔甲后,他仍旧停留在“Tony我想和你谈谈”的地步,没有丝毫的进展。


 


他看着Tony熟睡中的脸。也许并不是他没有机会说出口,而是他害怕在自己说完后Tony又缩回了壳里,假装什么也听不懂。就好像刮彩票一样,期待着能中到大奖,然而又害怕刮开第一个字就是“谢谢”。


 


同时就算他有四倍克制力,他也无法阻止自己去刮开这张彩票,他经历了太多的失去,不愿意错失任何的机会。


 


 


一个小时后


 


半小时前,Steve就从再生舱里爬了出来,他随意地擦干身子,换了件新的T恤,仍旧坐回了Tony身边。Tony脸颊上的伤口已经好了大半,有小小的气泡绕在他的眼睛周围治疗着他的伤。Steve忍不住想找支笔把这个画面画下来。他也立刻这么做了。


 


Tony醒来的时候,Steve的素描本已经翻过了三页。


 


“嘿。”Tony轻声地招呼他。


 


“嘿。”Steve停下笔。


 


“好久不见?”Tony说,“我感觉像是睡了一个世纪一样久,告诉我没有真的过去七十年吧?”


 


“这不好笑。”Steve说,但他还是笑出了声来,他把素描本侧过来,给Tony看他的画。


 


“哇哦,哇哦,漂亮的玫瑰。”Tony十分捧场地评价道,“你是准备把这张画送给我?”


 


Steve点点头,他发誓他的脸很久没有这么红过了,他把那张画撕下来,等Tony伸手来拿的时候,那张画突然变成了一朵真的玫瑰花,Steve握着它,Tony泡在再生液里太久的冰凉手指和他的碰到了一起。


 


现在Tony的脸也变得一样红了。这是个好兆头,Steve想。


 


END.



评论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