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哥

『蔺靖番外』:相守

万籁微光:

 


 


名字听起来很美的样子,但是不要被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又很粗长……相当粗长!


 


你萌知道老光的尿性,一般喜欢一次讲完一件事情,不喜欢分p,我一想到我番外还要分上下就想躺尸,于是我一篇发完好了哼唧。


 


最多人想看的日常来啦~


我发现一直都是胖蔺在狂追水牛,我们来感受下翻转如何(猥琐笑)


 


……………………………………………………………………………


 


一只白皙光滑的手臂在早晨的清冷潮气中僵硬又缓慢的从被中伸出。萧景琰红润又惺忪的睡颜承在乌黑铺展的秀发上,突兀的生出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糜乱和诱惑来。


 


他拼命的睁开了自己朦胧一片的睡眼,瞅了瞅窗外的天色。


 


理智告诉皇帝陛下,如若再不起床恐怕就赶不上早朝。


 


可是温暖的被窝和身边滑腻温热的触感让萧景琰生出强烈的抗拒之心。他转过头,看着枕边咫尺之处的俊颜心中颇有几分郁结。


 


身旁之人在这晨光熹微的时刻,雷打不动的沉浸在美梦里,均匀的将暖热的湿气温柔吐在萧景琰的脖颈。恐怕是萧景琰转身的细微动作打扰到了他的梦乡,蔺晨无知觉的颦蹙起了眉头,一双嫣红薄唇微抿。


 


明明是一副眉眼如画的睡美人模样,但是为什么看着那么让人生气呢?


 


一想到每日都是蔺晨睡到舒爽而自己却要勤奋上朝,这样的天壤之别的待遇让宽宏大量的皇帝陛下心下顿时升起盛大的愤怒来。


 


萧景琰静静的瞅着近在咫尺,清晰到看得清脸颊上的绒毛的蔺晨半晌,又像往常一般无奈的熄灭了满心的怨气。


 


干嘛不直接做个昏君得了呢?萧景琰每日清晨都要这样苦涩的质问自己。


 


但他只能用这话抒发抒发自己郁闷的心情,他依然得兢兢业业的准备起身。


 


可他刚下定决心,用力坐起,后脑就猛然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头发!!这措不及防的拉扯差点疼出九五之尊的眼泪来,萧景琰长嘶一声,迅速按住了自己后脑的秀发,大早上的朦胧和恍惚在这令人没齿难忘的拉扯中彻底消失无踪。


 


萧景琰一手撑着自己半躺着的身躯,一只手带着愤怒的火气痛击着身边睡得香甜的人。“啊啊啊头发!!”


 


乌发散落满枕,也不知蔺晨枕在脑下的漫天乌丝到底哪束是自己的。


 


蔺晨哼唧一声,眉头又拧紧了几分,却依然沉浸在黑甜乡里私会周公。不但未醒还恬不知耻的翻了个身。


 


将萧景琰可怜的秀发又扯进了几分。


 


“蔺晨!”萧景琰被迫整个人都偏向了蔺晨,本来平静的心情在蔺晨无知无觉的甜美睡颜里彻底糟糕成黑天乌云。自己早上睡得这么舒爽还不忘祸害别人!萧景琰简直恨得牙痒痒,抽不出头发还疼的死去活来,萧景琰忍无可忍,咬牙切齿的一膝盖大力顶在了蔺晨的腰间。


 


这下狠击终于成功的唤醒了混沌的蔺大阁主。


 


“……打哪不好别打腰啊……”夹杂着疑惑和慵懒的沙哑嗓音缓缓响在了房内,蔺晨慢悠悠的转过身来,一双朦胧桃花眼睡眼惺忪,却依然不忘勾引着眼前人,“腰不好了可怎么满足你啊……”


 


萧景琰面色沉郁的眯起眼睛,冷笑着伸手握住蔺晨肩膀用力将他向上抬起,“风流无耻的蔺公子……你压到朕的头发了!”


 


蔺晨唇边溢着一抹莫名的微笑,软绵绵的任由萧景琰将他搬起。一双眼紧盯着萧景琰晨起后唇红齿白的怒颜,流光溢彩非常。


 


萧景琰才刚抽出自己的头发,手上的肩膀还未来得及放开,就被猛然袭来的双手擒住,下一瞬,天翻地覆,乌丝翻涌。他在呆愣之间,被蔺晨轻松的按在了身下。


 


蔺晨满意的蹭了蹭身下人光滑的肌肤,在萧景琰惊愕的眼神中,拨开垂至眼前的长发,看着萧景琰的眼神幽深不可测。


 


看着那不怀好意的狼性眼神,萧景琰的头皮一阵发麻。那眼神太过熟悉,看的萧景琰心中一抖,蓦然有些发怵。他难为情的躲开蔺晨那双晶亮的眸子,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别闹,还要上早朝。”


 


蔺晨此时好像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般,轻柔的伸手拂过萧景琰的面颊,拇指留恋在萧景琰喋喋不休的红唇上,暧昧擦过。


 


“美人,大早上话怎么真么多,这张嘴做点别的吧……”蔺晨勾唇一笑,风情万千的桃花眼精光乍现。萧景琰老脸一红,顿觉不妙,迅速闭上了嘴。


 


蔺晨却眼疾手快地猛然擒住了萧景琰下颚,在萧景琰羞赧的神色中,垂头与他唇舌翻涌。萧景琰在蔺晨强有力的手劲里被迫张开了嘴,感受着蔺晨饿狼扑食一般的凶猛。


 


当蔺晨在萧景琰齿间开始大肆侵略之后,萧景琰到口边的拒绝和满脑子的早朝就湮灭在了缠绵悱恻的眩晕中,再想不起。


 


……


 


萧景琰镇定自若的准时坐在了群臣之前,面无表情的瞅了眼高公公。


 


高湛会意,大声道,“皇帝临朝,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臣有事启奏!”座下站出一老臣来。


 


“准奏。”


 


“谢陛下。”那老臣行了礼,禀报道,“此次江南一带水灾得以缓解,伤亡甚微,实乃陛下处置有方,上天庇佑。陛下英明!”


 


“爱卿严重了,主要还是爱卿功劳。”萧景琰淡淡道。


 


“臣不敢邀功!此次水灾救援能如此成功,受百姓称赞,多亏一叫宋玉的江湖谋士,他的计谋对此次灾情救治起了巨大的作用!”


 


“哦?竟有如此志士?他现所在何处?”


 


“在臣府中。”


 


“高湛,宣他入宫!”


 


“是!”


 


不到半刻,那传说中的文人志士缓缓出现在大殿之上。


 


宋玉一袭蓝衫,不卑不亢,冲着萧景琰行了大礼。


 


不过几眼,这行为举止得体,笑容恰到好处的俊朗青年就让萧景琰眼中溢满了欣赏。他不由自主的露出了难得的温和神色,自座上起身而下,亲自将宋玉扶起。


 


“快请起,怎能叫国之栋梁行如此大礼。”萧景琰温声道,待宋玉平身,他看着宋玉感慨不已,“此次水灾救治方案中就属宋卿的最让人惊喜,没想到我们大梁有如此人才,令朕欣喜。你的引河灌溉民田之策着实令百姓受益匪浅。”


 


“谢陛下赏识,”宋玉白玉般的面庞在萧景琰的注视下微微露出一抹笑意,他抿了抿嘴,朝皇帝陛下行礼道,“那只是臣的部分策略,还有更多想要与陛下探讨。”


 


“好好好。”萧景琰愈发欣赏这宋玉的脾性,看着他莫名就想到了成为化为长苏的小殊,不由生出几分亲切来,他爽快到,“等午后,你进宫来,朕要与你好好探讨一番。”


 


“是。”


 


……


 


夜已深,明月高悬,晃人的白月光淡淡洒在蔺晨身上,映成一片银白。蔺晨卧坐在屋檐之上,眼神悠远深邃的望着远处。


 


飞流大老远就看到屋顶上一动不动当雕塑的蔺晨,便加足马力飞他身旁。蔺晨抬眼看他,声音平淡,“怎么回事?”


 


“议事!”飞流说着,坐了下来。


 


蔺晨皱眉,疑惑道,“议这么久?”搁平常,这刻早该回殿了,就算真有要紧事,也会差高公公前来告知,今天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影。


 


“和谁?”他转头问飞流。


 


“不认识。”飞流竟摇头。在宫中这么多年,照理说飞流早就将文武百官认了个清楚,竟然还有不认识的。飞流转了转眼睛想了想,补充道,“好看。”


 


“好看?”蔺晨挑眉,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遮住了里面不可名状的幽暗,他缓缓露出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微笑,“有我好看?”


 


飞流愣住,竟莫名犹豫了起来,他为难的瞅着蔺晨的脸,在蔺晨的笑容愈来愈淡的时刻终于不情不愿道,“没你好看……”


 


“乖。”蔺晨笑起来,一口白牙在月光下明晃晃的闪耀,飞流在他那明媚的笑容里竟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


 


蔺晨从瓦片之中慢悠悠的站起,朝着萧景琰书房的方向笑道,“我到是有些好奇,这新臣子是有多好看?”


 


叫你都流连忘返?


 


……


 


萧景琰好久没有与人在国家大事上商谈的如此尽兴,如此畅快。宋玉虽说是一介江湖白衣,但却心怀天下,以国家社稷为重,很多地方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让他相见恨晚,不知不觉间就与宋玉聊的天昏地暗,夜半深更。当他回过神来,窗外圆月当空,虫声四起,四下幽深寂静,显然天色已晚。


 


已经这么晚了吗?萧景琰一愣,心里顿时生出几分不妥来,一想到蔺晨可能还在静静等待自己,萧景琰想继续探讨的心立马淡了下来。他朝宋玉笑了笑,道,“竟不知不觉与宋卿聊了如此之久,夜色已深,夜路难走,朕怕是不能再拖着宋卿于此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他话还未说完,高湛就附在他耳边低语道,“蔺公子来了。”


 


萧景琰怔了怔,眼中蓦然升起一股暖意,他温柔道,“唤他进来。”


 


宋玉在萧景琰说完后便准备起身告退,但看到萧景琰眼中难掩的情愫后,便笑道,“是哪位娘娘吧,让陛下如此温柔以待。”


 


萧景琰呼吸一滞,竟差点点头,他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窘迫,在宋玉好奇的眼光中露出一抹羞涩笑容来,“也不能算,望卿不要吃惊,朕与他情投意合,生死相依,是朕最重要的人。”他跟蔺晨这么多年来,从未在人前隐瞒,做人做事均正大光明,他的朝臣们没有不知道的,他也不想有意欺瞒这未来的臣子。


 


宋玉心中被萧景琰眼中浓烈的情谊所震惊,不由得想起进宫前尚书大人对他的几句叮咛。


 


“陛下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他最爱之人可能令你惊讶,可这不影响陛下是个明君……再者,陛下心仪之人也不简单……”


 


正想着,只听高公公的声音响亮在屋里,“琅琊阁阁主蔺晨到。”


 


宋玉刚送至嘴中的茶水差点没抑制住喷出来,他猛地瞪大了眼睛,却在刹那间就调整好了表情,压下了自己满眼的不可置信和满心的波涛汹涌。


 


陛下所爱之人不但是个男人,还是当世著名的琅琊阁主?


 


如此骇人听闻的消息真叫人难以消化。


 


蔺晨在高公公的喊声中,悠悠迈进了门,第一眼就看到萧景琰对着位面容姣好的公子眉开眼笑。


 


他眼神幽深,默默走到萧景琰身旁,随便的朝当世九五之尊拱了拱手。


 


当世九五之尊如同眼瞎一般毫不在意这大不敬的行为,反而面容平静的拉他坐下,虽笑容微不可闻,眼里却如同一汪泉水,缱绻的流向蔺晨,对他轻声道,“你怎么来了?”


 


蔺晨眯起双眼,抬手捏住萧景琰下巴,笑容带了几分邪性,“殿下喜新厌旧,夜半不归,臣妾心里怨闷,自然要过来寻你啊。”


 


宋玉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端着茶掩饰尴尬。


 


萧景琰大窘,赶紧甩开蔺晨,没想到蔺晨今天如此不对劲,在人前也这么不知收敛,顿时恼羞成怒道,“胡说什么!朕,朕是在正经的跟宋卿讨论治国之策。”他有些难为情的看了眼宋玉,发现他不动声色的朝自己笑了笑,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的一举一动全然映在了蔺晨眼眸,他转眼瞅了几眼宋玉,待看到宋玉那唇红齿白,剑眉星目,笑容得体的模样后,从心底生出一股愤懑来。


 


宋卿宋卿的叫的可真亲热。


 


蔺晨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无可奈何的扶额笑了笑,他自己其实也知道这是给萧景琰的莫须有罪名,但是看到宋玉后他就莫名的警惕大起,大概是宋玉……有点像当年的林殊吧……


 


他内心反省过后,态度便缓和了下来,蔺晨摸了摸萧景琰炸起的脑袋,叹到,“谁叫你不早点回来。”


 


萧景琰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尴尬在这叹息一般的话语中,刹那便转化成了心疼和彻骨柔情,他眼见着脸上又升腾起热气来,看着蔺晨的眼眉忍不住柔声道,“以后不会了,会早早回来。”


 


蔺晨恩了一声,终于露出真正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明媚笑容。


 


宋玉表示真是亮瞎眼啊……


 


……


 


不过就算是九五之尊,有些事情也是要食言的。


 


接连几日,萧景琰仿佛恨不得睡在书房。


 


当然不止与宋玉促膝长谈,还有其余臣下,然而最多的依然是宋玉。


 


蔺晨不满的情绪在他在愈发灿烂的笑容中慢慢增长。


 


又一次去书房揪萧景琰,蔺晨觉得自己的理智摇摇欲坠。如果真的是什么危急大事,蔺晨也不至于如此生气。萧景琰只是有些热爱繁忙,他总是想一天内就将某些问题彻底解决,不拖到明天,再加上他自己本身也属于夜猫子,在傍晚之时精神最是亢奋。可这样长期让他操劳下去,他的身体绝对会慢慢垮下来,蔺晨已经不知道自己好言相劝,明里暗里说了多少次,但是这到哪里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皇帝陛下在他这里却答应的比谁都快,答应完抛的比谁都远。


 


而且还渐渐不耐烦起来。


 


蔺晨面色不愉的推开书房的门,默默的站在门口看着萧景琰。


 


他一来,意味太明显了,最近来的几位大臣都已习以为常,见蔺晨站在了门外,都不约而同地看着皇帝陛下露出了暧昧不明的笑容。


 


萧景琰话讲到一半,注意到了门口的蔺晨,心下顿时郁闷起来。他最近几日被蔺晨来回念叨的烦躁不止。他本身就是说一不二的人,做事从不愿拖拖拉拉,要不是因为蔺晨是他的软肋,他的话自己怎么都会听进去,他才不会放着事务往回赶。可是身为一国之君,他总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一点,不应该沉浸美色(雾)之中……他转眼看到自家大臣们的揶揄神色,心中对蔺晨不支持自己的态度不满到了极点。


 


一般当蔺晨出现之时,就是陛下放行之刻,几位老臣都准备好起身走人。可自家皇帝陛下却跟没看见蔺公子一般,面无表情的继续说着话,几位老臣有些面面相觑起来,但是陛下没说谁敢走,他们只好不露声色的做在原处,继续探讨着之前的话题。


 


这是打定主意晾着蔺阁主了。


 


蔺晨竟也没有生气,他在门口坐了下来,悠然自得的等着。


 


这次萧景琰故意没有注意时间,直到半夜才草草结束。


 


一出门,萧景琰就发现了安静等在门口的蔺晨。半夜潮湿的霜气竟已经微湿了他的发,也不知道他静静等了多久。看着这样的蔺晨,萧景琰心中又是心痛又是烦闷,不由自主的语气冲道,“你怎么不先回去?”


 


蔺晨仰头朝他温柔一笑,桃花眼醉人,他看着萧景琰站了起来,“左右也无事,来等等你。”


 


萧景琰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中,压得他难受,他一时没忍住,愤然怒道,“你先睡不行吗,或者找点事做,能不能别老等我。”


 


此句一出,他就后悔了,萧景琰心中传来一阵钝痛,不自觉的就去看蔺晨的神色。


 


蔺晨笑容淡了下来,风流的眼眸里幽深一片,他第一次没有反唇相讥,只是神情淡然的看着萧景琰沉默。


 


萧景琰半边身子都僵硬了起来,他到口边的道歉不知为何又半天说不出口,只能噎在唇边。


 


蔺晨在闪烁的目光中缓缓扬起一抹笑容,却不及眼眸,在萧景琰慌乱的视线里终于淡淡张开了嘴,“好,以后不等了。”


 


“现在,我们回去吧。”他朝萧景琰伸出手,眼眸中看不出丝毫情绪。


 


萧景琰心中却愧疚大起,喃喃的将手放入蔺晨手心中,不知道要说什么。


 


蔺晨竟再未提及此事半句。


 


只是蔺晨也忙了起来,其实琅琊榜的事务也很是繁忙。但蔺晨之前为了跟他多待几时,愣是将繁杂之事推给了下属。现在竟全然又接了过来。


 


萧景琰一开始还不觉得,只想着这样也挺好,蔺晨也不会无聊。但是当自己这边已经差不多忙完,晚上可以早早回寝殿时,却接连几天都没看见蔺晨身影,只在半夜卧在榻上迷迷糊糊间被满身寒气的蔺晨惊醒。


 


当再一次回到寝殿,发现到处空空旷旷的没有一丝暖意后,萧景琰终于感觉到了不能抑制的失望和埋在心底深处的幽怨。


 


之前他都没觉得这寝殿竟有如此之大。


 


他百无聊赖的瞅着书,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平常自己能好好看书的时间几乎没有,每次看书都会有蔺晨在旁侧干扰,让他无法专心在文字,可现在,明明大把的时间,他却一点也看不下去。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想起蔺晨趁他看书时,骚扰成功后的那抹得意微笑来。想到这里,他忽然意识到,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蔺晨的微笑了,不,不对,是很久没有好好看一看蔺晨了!


 


正怔忡,蔺晨披星戴月的踏入门来。一进门,就看到莫名发愣着的萧景琰。蔺晨眼神柔软下来,笑着坐下将呆愣的萧景琰抱到了怀里。萧景琰懵然醒来,看着唇角带笑的蔺晨,一时间竟是满心的想念和无处安放的温柔,他情不自禁的抬手摸着蔺晨细腻的面庞,低声问道,“最近琅琊阁出什么事了么,怎么这么忙?”


 


蔺晨眯着眼睛在他手里蹭了蹭,忍不住低头啄了啄他的唇,才说道,“是有点事情,不过不棘手,不用担心。”萧景琰嫣红的唇被他亲的起了一层水色,在摇曳的火光中透着丝丝诱惑,蔺晨有忍不住又吻了上去。


 


萧景琰到唇边的几句话就被吞没在了蔺晨的唇舌里。


 


两人终于气喘吁吁的分开,蔺晨又道,“明日我就要动身前往琅琊山,可能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


 


本来被吻的意乱情迷的萧景琰闻此句,顿时清醒了大半,他猛地从蔺晨怀里坐了起来,急道,“什么事情这么严重?”


 


“琅琊榜的卷宗出了问题,我要回去查查。”


 


“这种事情叫贾齐回去不就行了?”萧景琰攥紧了手。


 


“我还是得亲自看看。”蔺晨却淡然道,“不过十天半个月,一眨眼就过去了,再说你那么忙,不会有感觉的。”


 


萧景琰听闻此句,顿时品出几分味道来,他眯眼低声道,“你不会是在埋怨我之前没顾上你的事情吧?”


 


蔺晨却不动声色,“怎么会呢,是琅琊榜真的出事了。”


 


萧景琰看着他沉默,最后在蔺晨淡笑着的眼眸中豁然起身,“好吧,你爱去就去吧。”


 


……


 


转眼十天过去,朝廷上下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向稳重的皇帝陛下最近跟吃了炸药一样一点就炸,谁都不敢去触陛下的霉头。


 


谁进宫面圣都战战栗栗,夹着尾巴毕恭毕敬起来。


 


刚从宫门出来,沈追一眼就看到了准备进宫的户部新上任的宋大人宋玉,他大老远就朝着宋玉喊起来,待走到了宋玉身边,沈追笑着朝他摇摇头,无奈道,“宋大人等下进去可要谨言慎行,陛下本来心情就差,刚才又被蔡荃那木头说的事气的大发雷霆,你这下进去可有要小心点啊。”


 


宋玉愣了愣,无可奈何的哀叹一声,“这蔺阁主不过就走了十天,陛下就这样了,这要再多几日陛下还不得派人去捉他。”


 


沈追哈哈大笑。


 


当天午后的面圣,萧景琰的脸就没有多余的表情。宋玉一边精准的禀报着最近的拨款,一边观察着陛下的神色,见陛下出神多次之后,宋玉终于停了下来,看着萧景琰欲言又止。


 


萧景琰这时才回神,看到宋玉神色,微汕道,“宋卿有话就说吧。”


 


宋玉沉吟了下,犹豫道,“臣冒犯问陛下一句……陛下如此愁眉不展……怕是跟蔺阁主有关吧……”


 


萧景琰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宋玉叹了声,看着自家陛下那为情所困的模样莫名有些好笑,他斟酌了片刻,才道,“臣也不知陛下跟阁主到底所谓何事闹至此,在臣看来,蔺阁主如此繁忙之人之前竟为了陛下日日等候,怕正是由于将陛下放在了心上,才能如此任性,不管不顾其他杂事。这份深情实在难得,令人动容……这种人此生难得,陛下不应该轻易放过才是,至于误会,当面说开即可……”


 


宋玉在萧景琰如雷劈一般的神色里竟有些说不下去。


 


萧景琰被宋玉一席话说得心头大震,他不可抑制的想起蔺晨举着油灯眉眼如画的等候他的模样,又想到贾齐每次找来时那满脸的烦躁,一直想到他不耐烦的脱口而出的那些话,心中猛然传来钝痛。萧景琰差点维持不住自己平静的面色,他咬牙切齿的心想,在蔺晨一步步为他付出的时候他在干什么?在蔺晨把他放在心尖上的时候他把蔺晨放在哪里?蔺晨对他的好对他的付出他不但不懂珍惜竟然还视之不见,他的良心简直被狗吃了!萧景琰满心的悔不当初。


 


他攥紧了膝上的衣襟,沉默良久,在宋玉疑惑的眼神中终于缓缓抬起头来,一字一顿道,“朕明白了。”


 


那放着坚定光芒的双眸,竟让宋玉感到一丝心慌,他情不自禁的感到了一丝不妙。


 


……


 


“你什么时候滚回去?”琅琊山上,老阁主一脸不满瞅着忙完了后,一脸自由散漫的蔺晨,不客气的怒骂道。


 


“再过几天。”蔺晨拨着花生,一颗一颗的往自己嘴里抛去,漫不经心的回答。


 


“你怎么回事啊,跟那小皇帝闹别扭?”老阁主皱着眉,训斥道,“你当时跪下求我成全你的,说什么至死不渝的爱,现在又闹什么?”


 


蔺晨撇开了眼睛,“没事。你还不准我心烦啊。”


 


“烦屁你烦!”老阁主就不爱看现在这些年轻人动不动就闹来闹去的样子,怒道,“过日子得两个人相互体谅,相互包容,就你这样还好意思当时跪下求我!”


 


蔺晨沉默不语,花生也不扔了,默默从地上坐了起来。


 


老阁主还想再说,这时就见贾齐一脸惶急地冲了上来。


 


“急啥急啥,稳重点!”老阁主气又撒在了贾齐身上。


 


贾齐猛地咽了口水,喘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蔺晨指着外面。蔺晨疑惑的皱眉顺着他手看半天也没看出个花来,不由得用眼神催促他说话。


 


贾齐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刚说了一个字,“皇……”


 


字还没落地,蔺晨神色就变了,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眼前,留下众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一路上,蔺晨满心的不可置信,心简直提到了喉咙。


 


可待真的看到那立在马车前的黑衣身影,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他怎么都没想到萧景琰竟然会放下手头一切跑来这里。一时间竟觉得世界都不真实起来。


 


可待萧景琰转身看到蔺晨,他不但不觉得不真实,还莫名的满心的酸涩,他无视了蔺晨满眼的震惊,一步步朝蔺晨走去。他低着头也不知道在看哪里,步伐却坚定。


 


萧景琰着实是有些难为情,他不敢看蔺晨那明亮的桃花眼,他觉得如果看了可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等走进蔺晨身旁,空气中好似都带上了蔺晨特有的清香,让他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


 


他低着头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终于鼓起了勇气,仰头望向蔺晨。蔺晨眼中星光流动,晦暗与明媚共存,一时间竟令人难辨情愫。可萧景琰已经做了一路的心里准备,此时无论怎样,都一定是要说出口的。


 


“我……我是来道歉的……”他的声音起开始还很小,随着他语气的变化也渐渐大声起来,“是我不对……我不该把你晾在一边,我……我并未不将你放在心上,我只是……忽略了……忽略了自己有多……有多……”萧景琰眼神闪烁,有些难以启齿,他咬了咬牙,豁出去一般继续道,“有多在乎你!你……你走后,我每天都在回想我们的曾经……我……我想你……”他的脸开始涨红,去依然话语不断,“你……你跟我回去吧……”


 


说完,萧景琰一脸紧张的看着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蔺晨,莫名有些忐忑。


 


蔺晨沉默的看着萧景琰半晌,在萧景琰越来越惶恐的眼神中,缓慢的抬起手抹过他唇边不知何时飘上的柳絮,这才答非所问幽幽道,“朝上的事你就这么放下了?”


 


萧景琰尴尬:“……太子也该学习监国了……”


 


蔺晨:“萧聿彻才十岁……”


 


萧景琰摸了摸鼻子,“不是有庭生嘛……”


 


“你可真是……”蔺晨眼中终于在这次再无法掩饰,溢满了无奈和深情,他狠狠掐住萧景琰的脸颊,用力扯了扯,看着萧景琰吃痛的神情畅快的笑了起来。


 


“什,什么……”被掐的生疼,但在看到蔺晨那令人想念的笑颜后,萧景琰竟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笑起。


 


“你可真是……想死我了!”蔺晨勾出一抹坏笑,扯过他的脸,终于吻上了这想念到疯魔的红唇。


 


身后闻风而来的老阁主不忍直视的骂了一声转身就走。顺手拽走了一脸猥琐的贾齐。


 


“那……你跟我回去吧。”


 


“可不得回去看着你,省得你过劳死……”


 


“不……不会的,以后都不会了……这次说真的……”


 


琅琊山顶,被乌云遮蔽多时的太阳,终于在这刻突破阴郁,洒下万丈光芒。映在那相拥的两人身上,轻柔镀上了一层金色。


 


他们密不可分的身躯,好似弯弯饶绕,终于牢牢的用深情抒写出,什么是相知,什么是相守。


 


印刻在血液中,难以忘却。


 


终于再不分开。


………………………………………………………………


老光(ಥ_ಥ):你萌知道这篇多长嘛!8500字啊!!快夸我!!


索,满意你看到的么!!

评论

热度(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