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哥

【楼诚】âme soeur

旧客疏:

整理补档,之前发的有点乱。


双A设定,肉,慎入。


 


“先生。”


夜里两人要睡下的时候,明诚一边收拾着明楼方才喝空的酒杯,手上停了停,想起什么一样抬头开口,“我去查过了。接任藤田芳政的人选有变动,初步定下来是小田切石川。”


“没听过这个名字。”明楼闻声抬了抬头,沉吟片刻方才摇头吁了口气,“正是没听过才不好对付啊。”


“我也是这样想。”明诚将杯子搁在外面桌子上,回来顺手带上了门。


“不用锁门了。”明楼看他随手一关没磕上,又反身回去关门,略略出神了一下,随即开口道。


“要关的。”明诚望见他眼里掠过的一点痛楚意味,他跟随明楼多年,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却是一手按着门把细致将门自内锁上,仍如同明镜明台在时一般。


“不关门成什么样子啊?”明诚带着点笑走过来,故意轻松说道,“都被大姐看去了。”


“你小子。”明楼眉头略略一舒,抬手拢住明诚的腰身。明诚便一腿跪在沙发上,倾过去捧住明楼的后颈,跟他抵了抵额头。


“大哥。”明诚一边说着,一边慢慢亲吻着明楼的嘴角,“别想了,天总是会亮的。”


“是啊。”明楼沉沉叹了口气,食指勾住明诚的领带结,“说点别的吧。”


 



明诚略略垂下视线想了想,开口道,“明台已经到了北平,和我们的人接上头了。”


明楼食指一挼,轻巧挑开了他的领带,抽下来放在一边。


“北平那边我们的人,给他做了新身份。姓崔。”


明楼解开他衬衫的领扣。浓厚而凛冽的雪松与皮革混杂的气息带着强烈的攻击性顺着打开的衣领透出来,明诚见明楼霎时间眼神一冷,下意识仰身一躲,很快被回过神来的明楼一把搂住。


“怎么这么浓?”明楼自本能中回神,有些讶异地抬头看他。


“今天去见杜老板,我怕露馅,就提前打了一针。”明诚重又靠回来,侧身不便,他便干脆转过来跨在明楼腿上,“算算药效也该过了,压了一天呢。领口箍着,方才才一起放出来。”


“能不用就不用。”明楼叮嘱了一句,“对身体不好。”


明诚笑了笑,“是。”


明楼慢条斯理解着他衬衫的扣子,两人都没有说话,手指拂过时留下一点来自明楼身上的沉檀龙脑香气。明楼的气息如他的人,沉稳富丽,又自深沉中隐约现出一点森寒的冷意,如同层层装饰下掩着的绝世神锋,若隐若现,却时时如芒在背。


明楼身上原先并不明显的气息渐渐浓厚起来,与荡在空气里明诚的气味混杂在一起,这是交战的前兆,是一个掠食者对另一个同类宣布他的主权。无形的气味在空气中混合,互相交融又隐隐厮杀。


 


明诚开始有些控制不住的战栗。不是因为情动,而是因为天性赋予的危险中好战的本能。


 


明楼看出他控制不住的紧张,有意说话来引开他的注意,“杜月笙看到了吗?”


“还没有。”明诚配合着他一起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尽力控制那一阵战栗平复下来,“太早暴露我们的弱点,反而会让对方疑心来的太轻易。”


“不错。”明楼抬手按了按他的后颈,明诚吁了口气,缓慢放松脊椎,以一个不那么僵硬的姿势向他靠过去,“约好了什么时候再见吗?”


“三天后。”明诚扶着明楼的肩,感觉那根手指在后颈摩挲,仿佛安抚驯顺猛兽一样揉着那一段颈骨,“我对杜老板说,您也会去。”


“到时候再亮给他看?”明楼一边揉着他的后颈,一边将环着他后背的手下移了些。明诚衬衫所有的扣子都敞开了,自后面能毫不费力地摸到后背光滑柔韧的皮肤。


“还要先生配合。”明诚被他安稳有力地揉着,渐渐平静下来,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对他笑道。


“我可以不配合吗?”明楼也笑起来,故意反问他。


“那唱砸的可是您的戏。”明诚呼吸间仍能闻到让他警惕的气息,只是过了最初的时间,也不至于再像刚才一样反应过激,“我只是您的秘书嘛。”


“还抖起来了。”明楼笑斥了一句。


 



明诚在外时始终是那个恭谨温文的模样,根本不像个食物链顶端的alpha,甚至比起平和稳重的beta来,还要更像一个长年依靠抑制剂维持正常生活的omega。杜月笙久不在上海,头一次知晓明家这一对兄弟还是在一周前,自然没能知道些什么。只是上海的高层人物中,不止有一个人曾有意无意见过明诚后颈上带着咬痕,是以心照不宣,也都明白了明楼与明诚之间的关系,更对他是个omega深信不疑。


故布疑阵,真假晦明,往往比明显的破绽更令人信任。明楼与明诚凭借这莫须有的弱点试出了不少在暗处蠢蠢欲动的人,得以在上海这风雨飘摇的孤岛上惊险地一路前行。


明楼手掌抵着明诚后背一道经年累月的旧伤,无声揉了揉。明诚与他一样,都是敢自血火杀伐中一路厮杀向黎明的人。以明诚的勇气与魄力,却无怨无悔与他一起蛰丛黑暗,其中蕴含几多深情,便也不必言明了。


 



“我怎么走,你便要跟着我怎么走?”明楼曾这样问他,“即使走进深渊,走进黑暗,走进比死亡更深的恐惧里去?”


“是。”那时明诚犹有些敛不住的锋芒,却尽皆融化在看他时温柔的笑意里,“我永远都是那句话。大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我跟着您,也就是您跟着我了。”明诚低头看着他,清晰看到明楼眼中的神色,“您说我有您陪着,那现在我也要说,您有我陪着,先生想去哪里都行。”


“喔,”明楼抬眼看他,故作不满地呵了一声,“这就把话还给我了?”


明诚笑起来,弯下了腰。


 


他们开始接吻了。


 


下文走微博: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897764982467497&vid=2690566124&extparam=&from=1054595010&wm=20005_0002&ip=182.48.104.153

评论

热度(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