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哥

[POI]领结与绳索 (R/F无差 314相关)

草日大caorida19741130:

*POI 314相关,领结play


*上了床脱光以后,硬被我拉灯无差了


*全文逗比不忍直视


*最后一段取材绘本《逃家小兔》,所以这文应该叫《逃家的特工》


正文: 


CIA的第一课会告诉你打架的时候要把身上多余的束缚物去掉。


 比如看上去酷炫无比的领带领结,在打架的过程中随时都有可能帮倒忙,至于那些超级英雄电影里的长斗篷红披风什么的看上去拉风无比但是在现实世界中一点战术意义都没有。所以系不好领结什么的真的不是Reese的错——不不,这不是找理由,拿特工先生远在英国的同事作例子,虽然人家出了名的是黑西装黑领结白衬衫,但邦德先生女性杀手之名不是来自于领结,而在于如何脱掉它们。手指如何蜷曲再伸直,钩住那个结扣,拉扯、松开。


Reese也擅长松开领带领结衬衫扣子等等一切可能束缚他的呼吸的东西,并且尽自己的一切努力远离这些束缚。


 不过他现在正在做一件相反的事情。Reese刚刚洗完澡,浴室里氤氲的水汽还没有散尽,他裸着上半身把拆开的领结挂到脖子上比划。


 在裸颈上面练习会比穿着衬衫练习更好吗?前特工将信将疑地拿着这根勒死人都嫌短的带子绕着圈。在洗手间里就是这点不方便,他现在已经快记不住洗澡前刚刚在网上找的7种高大上领结系法图解全集和28种时尚弄潮儿的领带打法,要知道光温莎结就有4种不同打法真要命。


“Reese先生,你好了吗?”Finch的声音从洗手间门外传来更加增添了他的焦躁。


 一个小时前他们从博物馆回程,显然天气没有给这个准备一路冲进车里的特工任何机会,雨大得如同上帝看了500集韩剧最后还是个BE,丧心病狂地瓢泼而下,而Finch坚定否决了让Reese一个人淋雨的提议,硬是举着伞放到Reese的头上,看着自己老板梗着脖子撑伞的样子Reese都觉得心疼。但最终上帝也没让他坚持多久,不过30秒后一阵妖风吹来直接把那柄号称可以陪你一辈子的Fox Umbrellas伞吹成了一把伞骨。还“大英政府专用”呢,我呸。


这就是最后两只落汤鸡狼狈地回到John Reese在唐人街的公寓的故事。


Reese把老板推进自己的开放式公寓,用脚踹着带上了门,扒拉下Finch湿透的外套,双手开始解老板的马甲纽扣,而且的确这位前特工先生和他的英国同行相比更擅长把这些漂亮衣服脱掉。


 “Reese先生——John——”Finch声音发着颤,抬起手试图跟随Reese的动作,不知是想要帮助他还是阻止他。在前特工动作迅猛地解开老板的皮带扣的时候,Finch总算抓住了那双正忙着的手,“John。”Finch望着他,声音里全是暗流涌动情感。


“45分钟。”Reese说。


“啥?”


 前特工眨眨眼,如同看着三文鱼的猫咪那样笑起来,他故意凑进Finch的鼻尖,“我的洗衣机洗完你身上的衣服只要15分钟,加上3D空气冷凝式干燥,只要45分钟后你就能穿上干净衣服了——西门子科技,源于德国。”


Reese温温柔柔地环住Finch的腰,“嗖”地一下抽走了Finch的皮带,扔到一边,留下自己哭笑不得的老板还站在原地提溜着裤子,感慨自家员工的广告天赋。


“快点把裤子脱了我好放进洗衣机。”


 于是一个小时后先洗完澡的老板穿着Reese过长的睡衣暂时蔽体,尴尬地想着自己下面什么都没穿。“这个有高温消毒功能可以内外衣裤一起洗”——洗衣机推销员兼模特Reese先生这样说,把自家老板扒了个干净。


Finch坐在Reese的床上扯着半张床单活像刚刚被塞进客人屋子里的西贡小姐,想的都是再过多少分钟那台3D空气冷凝式干燥洗衣机可以把他的衣服弄出来。洗手间里的水声停了有一会儿,不知道Reese在里面干什么。


“Reese先生,你没事吧?”他问。


Reese抓抓头,把脑袋上那几根横七竖八的呆毛搞得更乱了一些,只穿了一条睡裤,脖子上歪着一个打了一半的领结从洗手间里钻出来。“你看,我总不能每次都要你帮忙吧?”


 特工先生的打扮实在太不搭调,以至于Finch终于放弃考虑他正和Reese分别穿着同一套睡衣的上下两件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扯扯身上的衣服下摆,走到Reese面前手把手教起打领结的技巧。


 洗完澡的Finch的手指是暖暖的,洗完澡的Reese的身上也是暖暖的,空气中漂浮着轻微的沐浴露的味道,“嗯……这根稍微长一点……绕过来,一圈,然后是这边……”


 等Finch意识到的时候,他们的位置已经过于贴近,暧昧流转的气氛让他努力维持的教学氛围如同小熊看见零食那样狂奔而走一去不返。


 “严肃点,Reese先生,”Finch还在作最后的努力,“不同的领结可以配合不同的正式场合,很多名人都深谙此道,比如丘吉尔、爱迪生、林肯……”


“还有Hello Kitty。我懂。”


“……”


Reese皱着眉头按照Finch所说的把绞成绳索一样的领结解开,重新在脖子上绕圈,“如果不是必要,每个特工都会尽力避免,这种感觉就像把绞刑用的绳索套在脖子上一样,”他叹着气,“我想我得多习惯下,毕竟如果要和你在一起……”


 你看这是多么陈词滥调的一件事,人会为了另一个人而改变。那些从未找到幸福爱情的人才坚称世界上没有这样东西。Reese想,至少和Finch在一起的时候他不用害怕绞索和窒息,毕竟对于一个已死之人,你要如何夺走他的呼吸?


“好了,”Finch说,他们现在已经近到几乎在对方的嘴唇上说话,“这是一个蝴蝶结。”像一个礼物的包装。


“现在拆开它……”Reese的嘴唇碰到了Finch的鼻尖。


Finch照做,他动手打开自己精心包装的礼物,Reese像吓一跳盒子里的杰克一样用一个吻给他惊喜。大个子把Finch推回到床上,动手让那套分在两个人身上的睡衣裤在地板上凑成了一对。


夜已深沉,远处唐人街的红色灯笼在Reese公寓的窗帘缝间若隐若现。谁说人一定要勇敢面对人生?起码你可以把你的深渊交给我。


Reese心满意足地靠在Finch身上——他是如此自由地被束缚于名为Harold Finch的绳索之中,他可以是一尾小鳟鱼,或者风中的一只小鸟,可以是船或是帆,但他终究会遇到渔船,遇见可以栖息的树,遇见那一阵能引导他回家的风。


洗衣机那里发出“嘀嘀”的报警声,相比是那些衣物都已经洗好烘干了。


 “别管它。”Finch说,把正要起身的Reese拉下来回到散乱的床单之中,他们有的是时间在一起,享受每一个拯救生命的白天和永无安宁的夜晚,此时此地无需为烘干的衣服散乱的外套而操心。


谁还需要15分钟洗衣的3D空气冷凝式干燥洗衣机?——愚蠢的德国人。


END

评论

热度(34)

  1. 骨哥草日大 转载了此文字